劲博官方平台欢迎您
LATEST NEWS
官网资讯
联系我们
销售热线:
Contact Hotline
12019579567 18888888888
传真:12019579567

E-mail:cs@warezbbs.com

公司地址:山西省福清市西陵峡街401号
当前位置: 劲博 > 官网资讯 > 劲博体育 >
劲博主页体育总局局长接受凤凰专访:中国会出现体育产
 

核心提示: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近期接受凤凰卫视《问答神州》栏目专访。记者吴小莉提问“未来中国会不会出现体育产业巨头”。刘鹏答道,随着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,人均经济量也在提高,人们对健康会越来越重视,体育产业——作为一个满足市场需要的产业——肯定也会发展,而且一定会出现产业巨头。

问答神州·问答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(下集)

第一部分:冰雪人才培养

解读:中国在1980年派出了28名的运动员,参加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举办的第13届冬奥会,这也是中国重返冬奥家庭的开元。35年来,中国冰雪运动员通过不懈的努力,共获得了12枚冬奥会的金牌,但是这个成绩与中国在夏季奥运会所取得的201枚的金牌相比,反差巨大。

冬夏体育项目的均衡发展,一直都是衡量一个国家体育整体水平的标尺。而作为体育强国的美国、俄罗斯,以及欧洲一些国家,它们不但在夏季奥运会上有骄人的表现,冬奥会的成绩也是可圈可点。而同处于亚洲的日本和韩国,在冬奥会上基本可以稳进前十名,也与其在夏季奥运会上的排名相符。

未来中国的冰雪运动员如何培养?中国的冰雪运动又将如何推广和普及?围绕着这些问题,本周继续问答中国体育总局局长刘鹏。

吴小莉:现在我们在冰雪上面,在国际的水平之中,我们的运动员是站在哪个位置?

刘鹏:我们应该属于第二集团,为什么属于第二集团呢?比方说吧,我们参加历届冬奥会,成绩最好的一届是温哥华那一届,那次我们得了五块金牌,若干银牌,若干铜牌。

那么在几年之后,我们又参加了索契冬奥会,那么金牌稍微少一点吧。稍微少一点,也有三块儿金牌,三块儿金牌,若干银牌,若干铜牌。那么这个成绩呢,是排在世界第十一位。所以我说,我们的这个成绩,在世界上属于第二集团。那跟我们夏季奥运会不一样了。夏季奥运会,我们可以很骄傲的说,我们是属于第一集团。

吴小莉:我们中国人,对于这个办奥运,在家门口办,对于金牌或者是奖牌的希望,还是有的。我们怎么样在这6年多的时间当中,可以去把这个短板能够尽可能的补足?

刘鹏:我们筹办冬奥会的过程,首先是普及群众性冰雪运动,让更多的老百姓从中得到实惠。但是我们是东道主,我们的运动员也得有相当的表现。所以,怎么备战参赛2022年冬奥会,我们已经着手,已经组织了专门力量,在制订我们的规划,相信会有进步。我对这一条是抱有很多期盼,也抱有很多信心。

吴小莉:作为一个冰雪大国,但相较于我们的冰雪运动和冰雪运动员的比例,在国际说来说,我们的比例和位置在哪里?

刘鹏:我们比例不高。像欧洲有一些人口并不多的国家,只有几百万人,不到一千万人的国家。它们参与冰雪运动的人口比例,几乎要达到100%。也就是说,除了不能走路的小孩儿,和不能行走的老人之外,老少闲宜呀,男女都参加。它们那儿的冰雪运动,是非常普及的。从这个角度说,那么我们的普及程度,是相当得不够的。

在冬季项目的102个小项当中,我们开展的也就70来个项目,还有30来个项目就没开展。没有开展的原因,确实找不到人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举办冬奥会,将会大大的提升这个比例,大大的推动人们去投入冰雪的怀抱。

解读:中国记者在一些冰雪强国报道冬季项目比赛的时候,感触最深的往往是当地人对于冰雪运动的热爱,在雪场上随处可见与父母一起滑雪、玩耍的儿童。

这些孩子们在日积月累的“玩”当中,就有一些成为了专业的运动员。而中国的选手往往是半路出家,苦练成才。这“玩”与“练”背后的差别和差距,耐人寻味。

刘鹏:我们有些运动员也是玩出来的呀。当然我们的毛病在哪里呢?这玩儿的地方比较小,主要是在东北,特别是在黑龙江和吉林这两个省。在这两个省呢冰雪运动是比较普及的。冬天我也多次去过这个地方考察,冰上运动、雪上运动,参与的人相当多。因此很多人都是在玩儿当中被教练或者老师——

吴小莉:发现了。

刘鹏:发现有天赋,他玩儿的怎么比别人好,然后和家长沟通、商量,这样参与训练。往往是这样,所以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缺项。

什么缺项呢?我们参加了那么多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了,从1980年参加到现在,也是几十年了。但是我们参赛的运动员,基本上可以说全部,都是黑龙江、吉林两个省的。如果说是,他如果没有玩,只是找出来训练,那么南方其他省份也做的到,但是就产生不了。


在线客服1
在线客服2
关注官方微信
12019579567
返回顶部